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运销党建 >> 党风廉政 >> 内容

权力和资本交换的典型样本

时间:2015-6-19 17:47:03 点击:

权力和资本交换的典型样本

——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案件警示录

“没想到他这么贪!”云南干部群众在对中央查处白恩培拍手称快的同时,对他的极度贪婪感到非常震惊。经查,白恩培利用任云南省委书记的职务便利,大肆收受贿赂,另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。白恩培案再一次警示我们,腐败是党之大患,任何公权力都面临被腐败侵蚀的风险,执政党永远会面对与腐败的斗争。

官商勾结、利益输送是白恩培案最突出的特征

  白恩培在“忏悔录”中写道:“从支持民企老板在云南发展开始,就产生了从他们身上捞取好处的想法,也确实从他们手中拿到了巨大回报。”据查,白恩培收受的贿赂,大部分来自于这些商人老板。

  明目张胆出卖公共权力,甘当老板的“办事员”、“马前卒”。白恩培为商人老板提供帮助,不惜赤膊上阵、亲自打招呼,指示某领导干部为老板办理矿产开采手续,要求某领导干部为老板争取项目,默认其妻请托某领导干部帮助老板搞房地产。他更不惜主动出手、搭桥牵线,主动推荐外地某老板到云南某地投资,要求当地主要领导关照该老板的投资项目。最为不顾廉耻的是他不惜为老板“站台”助威,多次视察、过问老板们请托的项目,甚至以表扬、表彰为他们“添砖加瓦”。正如有的同志所说,白恩培是商人老板的“好员工”,只要给够了钱,办起事来不遗余力。

  紧盯矿产资源、土地出让和房地产开发这几块“肥肉”,攫取巨额利益。白恩培很“精明”,不是什么人的请托都办,只有大老板才考虑;不是什么钱都收,只有“大手笔”能入得了法眼。他的涉案行为绝大多数都是为老板在矿产资源、土地出让和房地产开发领域谋取利益,出手帮助老板一次,最多的收数千万元。在白恩培的干预下,一些土地被贱卖给了商人,双方从中获利巨大。干部群众背后骂他是“崽卖爷田心不疼”。

  夫妻联手,把家庭变成“权钱交易所”。白恩培在“忏悔录”中写道:“我在前边办事她在后边收钱。有时还有意创造条件让她打着我的旗号去搞权钱交易、接受贿赂。”白恩培以姻亲血缘结成“腐败共同体”,他不直接收受钱物,而是由其妻张慧清当“收银员”,由张的两个表弟具体办事,其中一个负责在商人和官员中居间协调,另一个管理资金和物品。为便于收钱、洗钱,张慧清还以表弟名义成立10余个皮包公司。白恩培夫妻贪得无厌。20147月,白恩培听说组织在调查他,还伙同张慧清将数千万元赃款,转移到外地一亲戚处,放作高利贷。白恩培的一个行贿人说:“他们实在是贪婪到了极点。”

  热衷玉石翡翠普洱茶,大肆收受“雅贿”。白恩培号称喜欢玉石、茶叶、红木家具,商人老板就投其所好。办案人员从白家扣到大量玉石翡翠、高档木质家具、雕件制品、普洱茶。白恩培在“忏悔录”中说:“我是能拿的都拿,能要的全要。”一位同志在分析白案时说:“热衷奢侈品,很容易成为进行权钱交易和利益输送的遮羞布。”

  “密切联系老板”,勾肩搭背、交往无度。白恩培主政云南10年,围绕他的各路商人格外活跃,既有云南本地人也有从青海、内蒙追随来的。他们为攀上白恩培大搞“感情投资”、尽走“夫人路线”,手段无所不用。一些老板经常到白家陪张慧清打麻将,故意输钱给她。白恩培对这些人的企图心知肚明、来者不拒,私交甚密、同吃共乐,有时还乘老板的私人飞机去外地打髙尔夫球。

  在抓反腐败斗争上大耍“两面派”,唯恐殃及自身。不少干部反映,白恩培这个人很善于伪装,表面说一套清廉,背地里行一套阴暗。200110月刚到云南,白恩培就在党代会上讲:“腐败不除,事业难兴。对反腐败斗争的态度一定要坚决。”白恩培还多次在会议上讲,反腐败要言行一致,绝不能台上讲得头头是道,台下另做一套。实际上,他却姑息养奸和放纵犯罪。据反映,白恩培任职中后期,纪委上报的不少问题线索非常清晰,他表态不让查;已初核完毕准备采取措施的案件,他提出“要慎重,再查一查”。白恩培不但不让办案,而且还怕办案牵扯出自己。办案人员在一位和白恩培关系密切的违纪违法干部家中,找到10余封群众写给白恩培举报该干部的信件。

白恩培的恶劣行径对云南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

  “贪了10年,玩了10年,耽误了云南10年。结交一批老板,带坏一批干部,重创了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。”这是许多云南干部对白恩培的评价。

  上行下效,导致官商勾结问题突出。看到白恩培和老板勾结牟利,一些干部动起了歪脑筋,一批投机商也闻腥而至,竞相效仿,致使窝案、串案频发。某市委原副书记李某某自称“我不管项目,可管项目的人归我管”,他收受某老板巨额贿赂后,变成“提线木偶”,对其要求提拔的干部有求必应,该老板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地下组织部长”。某州政协原主席杨某某担任某市委书记期间,在土地出让问题上,一开始还开会研究,后来干脆不开,直接带老板到现场看地,只要老板看中,就安排国土局供地。在他的示范下,该市原常务副市长、市国土局原局长等多名干部均因“地”而腐。

  不法官商沆瀣一气形成逆淘汰,严重影响市场经济秩序和发展环境。在白恩培任内,矿产、土地开发经营权屡屡落入行贿者手中,资源配置不公、利益恶性冲突等混乱局面愈演愈烈,一方面刺激更多的商人老板迷信靠实力不如靠“官员”,只想通过权力攫取暴利,无心踏实做强企业;一方面迫使正当经营者心灰意冷、无奈离开。白恩培的一位行贿人就说:“我原本做其他生意,利润微薄。看到人家投靠官员发了大财,就想走捷径。”

  贪图享乐、无所作为,严重影响各级干部干事创业积极性,致使云南丧失宝贵发展机遇。随着资历增长和权力稳固,白恩培思想严重蜕变,纵情享乐,根本无心工作。他在“忏悔录”中写道:“觉得什么都看开了,什么都无所谓了。追求享受成了我最大的目标,欲望也就达到了顶点。”他痴迷高尔夫球,不仅业余时间打,工作时间也打,不仅在省内打,还跑到外省打。白恩培带坏了队伍、败坏了风气,破坏了政治生态,严重影响了经济社会发展。

  党的意识淡漠、对法纪敬畏的丧失与市场机制不健全交织是官商勾结的根本原因

 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谆谆告诫领导干部,“官”“商”交往要有道,相敬如宾,而不要勾肩搭背、不分彼此,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。从白恩培案在内的一系列重大案件看,领导干部与商人老板交往失范、相互勾结、利益输送问题变本加厉、危害严重,需要找准症结,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。

  一些案例还表明,在官员和商人老板之间,已经不再是商人老板单向寻求官员办事,而是开始出钱出力,帮助官员拉关系、谋职位,培植官场代言人。这表明商人老板与官员的相互利用、权钱交易进一步加深,其中成因值得深思。

  “一把手”监管乏力,是官商勾结的直接诱因。白恩培的贪腐行为集中在第二届任期。许多干部认为,一方面他长期任职,用了许多“自己人”,具备了肆意妄为的条件;另一方面缺乏有效监管,“上级监督鞭长莫及,同级监督软弱无力,下级监督难上加难”。白恩培的一个招呼,就能越过决策程序、交易规则和制度规定,直接决定一个矿、一片地归属,根本无人敢抵制。

  行政权力过度干预微观经济活动,是官商勾结滋生的“土壤”。云南属经济欠发达地区,市场发育不充分,政府主导经济活动的色彩较强,客观上存在设租寻租的空间。从白恩培案及云南省纪委查处的案件可以清晰看出,把官场人脉当资源、把贿赂当成本,已经成为一些人的“生意经”。当地一位学者认为,只要权力支配经济活动的格局没有改变,官商勾结的土壤就会一直存在。

  利润畸高、市场不公开,使矿产资源、土地出让、房地产开发领域成为官商勾结的重灾区。从白恩培屡次插手的矿产资源、土地出让看,行业暴利、便于“分肥”是首要因素,同时,这些领域审批手续繁琐、透明度低、规划随意性大、竞争激烈,又能让权力大展“拳脚”。一些干部谈到,近年来官商文化在房地产界比较流行,一些老板总能以低价拿到好地,就算房子建得不怎么样,也能赚大钱。

  私营企业发展环境不规范,为官商勾结提供了基础。当前,私营企业在市场准入、资源配给、资金供应等方面受到较多限制,客观上迫使其另辟蹊径、走旁门左道。同时,近年来对老板行贿的打击不够、对其企业因行贿所获不法利益追缴不够,也使其敢于不计成本、铤而走险。

  历史文化中官商勾结的糟粕,也起到推波助澜作用。我国官商勾结始于秦汉,盛于明清,主要表现为商人寻求政治保护,官员寻求经济支持,双方以家族、同乡、故交为纽带,形成利益共同体。历史上这种官商同盟获利、红顶商人暴富的现象,至今仍受到不少人推崇。周边韩国、日本,政商勾结也较为突出。2006年,韩国专门制定《关于高尔夫球和奢侈性娱乐活动公职人员行为准则的方针》,规定不论何人承担费用,都不许公职人员同民间企业负责人打高尔夫球,其背景就是民众对政商关系的严重不信任。

  白恩培案件警示我们,权力和资本绝不可以进行交换。党员干部搞官商勾结,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为少数不法商人谋取私利,只能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行越远,后果不堪设想。取得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,必须坚持全面从严治党,用最坚决的态度减少腐败存量,用最果断的措施遏制腐败增量,为推进“四个全面”提供根本保证。要减少行政权力对微观经济活动的干预,规范党员干部与商人老板的交往,加大矿产资源、土地出让等重点领域纪律审查力度,斩断官商勾结的利益链条,防止权力失控、行为失范。

作者:任国武 录入:任国武 来源:原创
  • 潞安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(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luanyunxiao@gmail.com 晋ICP备09009176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