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公司文化 >> 人文采风 >> 内容

亚洲中年人活得最辛苦

时间:2010-8-27 18:38:43 点击:

    提起亚洲人的家庭结构和亲情关系,西方人总是多少有些迷惑。英国一个智库近日就将研究对象锁定在了30-45岁之间的亚洲中年人,结果发现,“上有老,下有小”的这批人,多数感叹生活艰辛、压力太大,该智库因此送给他们一个绰号“三明治一代”。而在这一群体中,尤以中国中年人的比例为最高。在亚洲,但凡中华文明所覆盖过的地区,无一例外都是如此。特别是中年男人,在中国被称为家里的“顶梁柱”,在韩国和日本则是“核心人口”,按古训,尊老爱幼、事业有成,哪个品质都不能缺。而如今当亚洲在“加速跑”时,又有更多的难题向他们袭来:父母越来越长寿了、对孩子的教育投资越来越昂贵,而自己的养老金却看似不那么稳固,无论是福利较好的日韩,还是转型期间的中印越柬等国,亚洲中年人想摆脱“三明治”的日子,恐怕都还需时日。

  中国“三明治一代”比例最高

  英国《经济学家》信息部(EIU)近日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,称在对中国大陆、日本、新加坡、韩国及中国港台地区的调查后发现,当地30到45岁的中年人中有1/5的人都面对同样的压力,即上有老人需要赡养,下有子女需要照顾,而自己的工作生活也越来越不容易。在受访的7000人中,多数已经结婚且有一到两个子女。有42%的受访者认为,自己的生活质量变差。作为《经济学家》旗下的重要智库,EIU把亚洲中年人称为“三明治一代”。调查说,“上有老,下有小”的压力让亚洲“三明治一代”的积蓄变少。他们不得不更加发奋工作,却发现自己正逐步从中年迈向老年。而且,他们还必须面对一个尴尬的老龄化现状——父母和祖辈相比,明显更加长寿了。

  “为什么选择亚洲的中年人?”就这个问题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专门采访了EIU的主编戴维·赖恩。赖恩表示,亚洲是全球经济最具活力的地方,作为社会发展的中间分子,中日韩等地30至45岁的中年群体被关注也就不奇怪了。调查结果还显示,中国大陆受访者中,“三明治一代”比例达到37%,而日本只有6%。对此,赖恩说,事实上中年人“三明治”现象在世界各地都能找到。但在亚洲,尤其是在中国就显得格外突出。在这位经济学家看来,中国古已有之的文化传统是构成“三明治一代”的关键原因,中国人讲究尊老爱幼,事业有成,而这种社会心态远比世界其他地方的人要重得多。当然这样的结果也就造成中国的“三明治一代”比其他地方的同龄人压力要更大。

  中年人面对双重“养老”问题

  对于日本中年人“三明治一代”比例偏低,有分析人士认为,这除了日本有比较完善的福利保障措施外,也与最近一些年“晚婚化”、“非婚化”之风盛行有关。记者认识的一些年近40岁的日本男性至今未婚,而据日政府公布的育儿白皮书显示,同样有很多日本女性因为不愿意生活方式被改变而选择单身。随着日本高龄化和少子化趋势严重,家庭成员间的亲和感也开始疏远。前几年,中国电影《那山那人那狗》曾在日受到好评,大多数观众是对亲情冷漠感到失望的老人。

  好几位日本百岁老人“神秘失踪”的消息最近让日本媒体感到震惊。被家人遗弃或死讯被隐匿等内幕曝光后,日本媒体惊呼:“世界第一的长寿大国根基动摇,日本为何如此堕落?”据了解,在日本山村,过去贫穷年代为了节省粮食曾有“弃老风俗”,一般老人在60岁之后会被扔到深山中孤独死去。但现在的情形是,一些中年人“瞒报老人死亡消息”仅仅是为了诈领老人的养老金补贴家用。对于日本中年一代来说,压力还不是来自“上有老,下有小”,因为自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崩溃以来,经济一直持续低迷。庞大财政赤字让很多中年人担心自己年老时能否领到足够的养老金。

 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过去,依照韩国社会的儒家传统,一般都是大家庭制度,男娶女嫁,三世同堂。如果已娶妻的儿子自己提出分家,会被视为“娶了媳妇忘了娘”的不肖行为,难以为家长和社会接受。但最近十多年来,韩国的家庭结构已发生了较大变化。很多老人的思想观念日益开放,已经不愿和子女同住。因为韩国医疗保险制度和养老保险比较完善,一般中年人只是每个月给老人一些零用钱。韩国中年人虽大多不需为“上有老”发愁,但绝大多数人要为“下有小”着急。主要原因是韩国的教育费比较高,特别是上各种课外培训班的费用太高,韩国人称之为“私教育费”。据韩国《京乡新闻》报道,韩国“私教育”支出居经合组织国家中的第一位。一位级别相当于中国处级干部的韩国公务员向记者抱怨说:“我赚的钱都送到孩子的课外培训班去了。”《经济学家》信息部的调查结果也显示,教育子女费用已成亚洲“三明治一代”最大投资。有58%的中年人说,教育投入往往要一直供给到孩子长到20多岁才算完。

  此外,今天韩国社会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——老人不为子女带孩子。这更加重了中年男性的负担,因为妻子一方多选择在家相夫教子。在韩国,中年人被称为“核心人口”,但近年来失业率有所增加,一个中年男性失业,就意味着一个家庭陷入困境。无怪乎韩国媒体说,“中年失业事关社会稳定”。

  现代印度人大多还保留了传统的家庭观念。在印度,当记者告诉上门维修的人员必须在某个特定时间来家中才有人时,他们都会觉得很惊讶,这是因为印度家庭中至少有老人是常待在家里的,很少有家中没人的情况。目前,印度中年人生活压力大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新德里和孟买等大城市。记者去几个印度朋友家做客,他们都至少有两三个子女,闲聊中主人都提到了住房面积的需求相应增大。

  摆脱“三明治一代”还需时日

  美国学者罗兹·墨菲在他的《亚洲史》一书中说,亚洲的家庭“是一个集体福利优先于个人偏好的等级结构……子女对父母的忠诚和义务是严格而不可改变的,这使家庭成为紧密无间的单位”。墨菲认为,西方很赞赏亚洲社会的“自我调节”功能,但代价和前提是牺牲了个人主动性、独立性和自我实现抱负的精神。莫斯科国立语言学院研究国际文化的学者安娜今年刚20出头,她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尽管外界总是报道俄罗斯人口出生率在下降等消息,但实际上敬老爱幼的传统在俄罗斯一直都有,因此她能理解中韩越等亚洲国家中年人的生活压力。

  在渣打银行驻越南办事处工作的阮氏梅香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越南人的家庭观和多数亚洲国家相似,中年人都有“上有老,下有小”的负担。特别是,现在很多长大成人的越南人独立生活的能力比他们的父辈要差很多,这更加重了中年人的负担。她认为,《经济学家》信息部的结论比较准确,但谈不上太新,只是给亚洲人提了个醒,对这个现象应该做更深入的研究。梅香说,因为按照亚洲的传统,中年人一直是这样过来的,大家都习惯了。现在越南和中国一样,都处于转型社会,尽管中年人的压力更大一些,但不去赡养老人的越南人很少。梅香说,亚洲中年人显得比西方人更辛苦。在越南,一般下午是5点半下班,但她所在的银行和很多公司的人都会加班到晚上7点多。

  在柬埔寨,一般男女都会在20岁出头结婚。由于成家早,当他们年近40岁时,都会有两三个正在上学的子女。柬政府规定对适龄儿童实行9年义务教育,但稍有条件的人还是愿意把孩子送到收费不菲的私立学校。今年48岁的素比伦是位公务员,妻子是某非政府组织职员,夫妻俩月收入约400美元,但由于要照顾两个老人和养育3个正在读书的孩子,他们感觉还是有不小的压力。特别是花在孩子学习上的钱每月都不少于250美元。不久前,素比伦的父亲因病入院医治,家里还借了外债。他半开玩笑地说,真想用业余时间到街上用摩托车拉客来补贴家用,但因为是公务员,他不能这么做。

  今年40多岁的杰德·洛佩斯是一位菲律宾电视节目自由撰稿人,她认为,菲律宾中年人的压力也比较大,为此很多人去海外打工。菲律宾有9000万人口,在海外打工的人超过了900万,一般而言,一位海外中年劳工的收入就可养活一个家庭。与60多岁的婆婆和一个上大学的儿子一起生活的杰德说,她和在马尼拉一家公司工作的丈夫就算是“三明治一代”。夫妻俩收入的60%-70%都用于孩子的教育,好在婆婆是退休干部,有养老金。但据杰德介绍,绝大多数的菲律宾老人是没有养老金的。杰德还对菲律宾的媒体很少关注弱势群体,只愿意报道上流社会如何消费等八卦新闻感到不满。她呼吁媒体应多关注中年人的生存状态。她认为,由于菲律宾的养老体系及福利制度还无法达到西方水平,加上家庭及亲情观念强,中年人想摆脱“三明治一代”还需时日。

  亚洲中年人要学会自我减压

  北京大学学者张颐武认为,亚太地区经济剧烈转变,但受文化传统影响,亚洲特别是东亚社会对中年人往往有很高的要求,尤其是男人,作为家庭的“顶梁柱”、“主心骨”,在这个相对平稳的社会中没有其他可以让他们脱离压力的空间。他认为,现在的社会不仅竞争压力大,满足消费需求的期望也大了。他认为,现在的中年人要学会自我减压,社会也要多理解他们,关心他们,不要只用是否成功的价值观念来衡量他们。

  中国国务院参事、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马力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分析了中国“代际”关系(一代人与另外一代人之间的关系)与西方的不同。她认为,这导致了中国“三明治一代”压力大。马力说,相比之下,在西方社会,家庭“代际”关系中的利益关系是断裂的,但政府通过福利制度调节这种“代际”关系。由于中国正在迅速进入老龄化社会,劳动年龄人口压力大等问题必然凸显出来。马力认为,中国社会发展的基本框架尚未建立起来,但国家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立起能够满足人民基本福利保障的福利体系,这样可以逐步解决中年人成为“三明治一代”的问题。

  正如EIU主编赖恩所言,“三明治一代”在世界各地都有,就连英国也不例外。英国人已经习惯把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人称作“撒切尔的孩子”或是“自我优先”的一代。据英大学生联合会调查,由于越来越多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搬回家和父母住,无形中增加了英国中年人的负担。另一项来自英国保险机构的调查显示,1999年只有9%的大学毕业生向父母借钱购房子,而到了2009年这一比例已上升至18%。对此,赖恩说,,在英国,要解决中年人的压力问题,绝不是单纯依靠国家福利或是商业机构提供的保险就能完成的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本类推荐
  • 没有
本类固顶
  • 没有
  • 潞安集团煤炭运销总公司(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luanyunxiao@gmail.com 晋ICP备09009176号-2